美高美游戏陶瓷厂
李经理15898770372 阎经理18353327639
QQ:940736721  282080809
地址:山东省淄博市博山区山头镇东坡村

许小权:匠心权作倾紫盏 此情只为寄茶魂

  千百年来,随着茶的神奇功用和淳美品质为天下人所认知,独属于中国的“茶文化”由之而诞,应运而生,成为了蕴藏于东方文明的传世瑰宝。于是,茶乡立,茶农出,茶艺隆,茶道兴。

  好茶配好器,好器衬好茶,茶、器、道相宜,方能相得益彰,就如传统的宣纸、徽墨、湖笔、端砚等“文房四宝”幸赖于特有独具的地域条件一样,江苏宜兴的紫砂也得天独厚,成为众多茶器中的佼佼者,被推崇为“世间茶具之首”,素有“名陶名器,天下无相”的美誉。

  紫砂茶具作为金、木、水、火、土的完美结合,五行造化,独领风骚,不仅创造了无可撼动的中华陶艺烧造的首席地位,也产生了一代又一代卓尔不群的制壶大师。他们的名字就像其作品一样,古往今来,如雷贯耳。人们一旦拥有了出自宜兴的紫砂壶,尤其是名家之作,或实用,或馈赠,或陈设,或把玩,或收藏,都会视为一件大得意的幸事。而用之沏茶,从中品赏茶的滋润、体验茶的格调、领略茶的醇厚与绵长时,那种心旷神怡的感觉每每令人陶醉之下又形容不得。

  袅袅茗烟随念起,淡淡茶香扑鼻来。在当代众多制壶名家中,有一位天资聪慧、生性儒雅、为人谦和、造诣深厚的中年女子虽深藏不露却出手不凡。

  生于1972年的许小权,仿佛命中注定就是一位许身陶艺的紫砂人。呱呱坠地于江苏宜兴的她,从小就受到浓郁的紫砂文化熏陶。她自幼失去母亲,由此随姑姑一家长大。姑姑许成权、姑父潘春芳夫妇恰是名扬紫砂艺苑的一代宗师朱可心先生的嫡传弟子。如此的机缘巧合与身世辗转,让她开启了与紫砂结缘的人生之路。

  常言说,“三年学徒,不如出身门里”。正是生命中的这一变故,使得许小权不期然而然,赢得了真正意义的“门里出身”。打小起,从吚呀学语到蹒跚学步,她就置身在这样的家庭环境与氛围,在大师的言传身教中耳濡目染,潜移默化,所见所闻无不受到传统的、正宗的、专业的和严格的承袭与教化。从此,在她天然的血脉里和幼小的心灵中,就承接了父辈的基因,同时深深埋下了投身紫砂技艺的种子。

  理想的萌生,是结果的前提。1989年,当时只有17岁的许小权终于如愿以偿,走进了宜兴工艺美术陶瓷厂,正式拜师学艺,由此踏入了梦寐以求的从事陶艺制作的神圣殿堂。在这里,她如饥似渴,孜孜以求,坚持向老前辈、老师傅及同事们虚心请教,潜心取经,不断积累和扎实着自身的理论基础和业务功底。环境的感召与习染,加上导师的点拨与引领,更加激发了许小权源自内心的创作思维及创新理念,从而制作出了许多主题新颖、造型别致、做工精良的陶艺制品。从最初的精心仿制到后来的刻意改进、从尝试性的独立构思到自主性的大胆设计,再从局部的主张表达到整体的建言献策,她的表现除了为自己打下了坚实的根基,也让身边的上上下下对这个不言不语的女孩倍加青睐,日益刮目相看。

  很快,在工作了一段时间后,出于在工艺美术制作方面的优异表现和出色成绩,幸运的光环再一次降临在了许小权头上,她在同辈中脱颖而出,接受组织调动,被安排到了令人称羡的陶艺研究所,跟随著名陶艺家顾惠君先生及江苏省工艺美术大师、研究员级高级工艺美术师汤鸣皋先生学习陶艺造型和紫砂雕塑制作技艺。在两位先生的悉心指导与提携下,许小权的个人功力和制作水准突飞猛进,又有了飞跃性的质的提升。尤其是从两位精益求精、一丝不苟的大师身上,她学到了书本上没有的敬业精神和人格魅力。这期间,许小权更加勤奋刻苦地发扬了多揣摩、多参悟、多动手的个性优点,坚持德艺双修,内外兼攻,理论与实践并重,在陶艺制作领域终于小有所成,并逐渐形成了自己的平中见奇、拙中见巧、方圆互动、玲珑有致的艺术底蕴与风格。

  与此同时,她还结合工作实践,特别注重了对陶艺历史沿革、传统工艺、系统知识的钻研与掌握,通过翻阅大量专门著作、走访民间资深工匠、直接研究前人的经典作品等,将汲取到的知识养分运用、转化和具象到日常的实际创作之中,越发受益匪浅。

  1991年,厂里经过层层遴选,许小权又被推送到南京艺术学院就读深造。从此,再一次回归到在我国享有盛誉的著名陶艺学术权威风潘春芳教授和江苏省工艺美术大师许成权女士身边,不惜从零起步,第二番系统学习了紫砂制作的专业理论和传统技法,进而极大的充实、锤炼、规范和提高了自己的创作基础。两位师长一个是她的姑父,一个是她的姑姑,这让师从至亲又师出名门的许小权近水楼台先得月,受到口传心授、耳提面命的全面培养,进一步获得了他人难以获得的家学真传。在此期间,她饱吸精华,饱学精髓,对于紫砂世界到了痴迷的程度。有了这次学习经历,许小权的专业水平、创作能力及艺术修为不消说,自然别开生面,再上了一个崭新台阶。

  学成归来的许小权,她的紫砂制作理念一下子抵达了全新的高度,也完全进入到了全新的境界。她博采众长,不拘一格,融会百家之长而出创意之新,借古开今,入古出新,以满满的自信和满满的热情,全身心投入于她自幼钟爱的事业中去,经过不断磨砺和深入锤练,一口气创作了大量精美绝伦的紫砂工艺作品,一时成果斐然,建树颇丰。她这个时期的创作,强调壶外之象、象外之形、形外之趣的艺术感觉,以写意画般的意境美,让人不由得浮想联翩,回味无穷。当然,她的这种自信和热情只表现在一件件精美成熟的作品里,人们从她的外表是看不出的,因为她依旧是原来那个样子,埋头苦干,低调处事,淡泊名利,不事张扬,反倒是多了一种平正大气之风,此后二十多年,许小权始终秉持这样的风格,她一边不断地精心创作,一边不断地刻苦修炼,把一直以来潜心专注而得来不易的全部能量集中倾注在每一天及每一件紫砂制作上。

  纵览她的作品,既有着玲珑秀美的外观造型,又有着古拙质朴的内涵寓意;既有着色彩与光亮的视觉大观,又有着选题与立意的文化考量;既庄严凝重,含蓄有度,又轻盈披纱,雍容华贵,给人以沉稳大气、典雅精巧、简而不凡、朴而不俗的美感。正因为坚守着如此的艺术追求,她的每一款制作都饱含了常人体会不到的心血,也因此成就了独属于她的个人成果与风貌。于是,当许小权的作品在出席各级各类大赛和大展时,频频的摘金夺银也就成了顺理成章的事。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许小权的“器”与众不同,它们不止是制作紫砂时使用的具体工具,更有她从前辈大师和文学、美术、金石、雕塑、书法甚至音乐等姊妹艺术那里吸收到的综合修养。他山之石,可以攻玉,举凡右军书、吾衍印、板桥竹、白石虾、悲鸿马,都在她的研读范围,她从这些今古大家的笔法、刀法、画法、指法中不仅领略到了非凡的匠心,更从他们的艺术审美和创作构思中参悟到了许多独特的艺术视角。带着这些真谛,许小权反复研习,深入参详,经常面对一件经典的传世之作,一盯就是几个小时,目的是进入无比神奇的陶艺世界,力求让这些真谛与自己的紫砂制作深度揉合,从而极大地助力和丰富了她在实践中的艺术表现。

  紫泥小天地,砂壶大世界,用同样原料、同样工艺、同样时间制作出来的紫砂作品,其品质可以有天壤之别。想要将紫砂壶做到极致,光有用心、用力、用时是远远不够的,至为关键的在于情愫、灵性与智慧的三教合一。而细节决定成败。观许小权作品,壶柄、壶嘴、壶钮、壶盖无不结合紧密,交代清晰,并且与壶身、壶底融为一体,浑然天成,看不出丝毫连接痕迹。而在造型、规格、流线、选题、刻画等诸方面,一样是独出心裁,独具匠心,让人一见之下,叹为观止,爱不释手。

  从事陶艺创作与研究三十年,从助工到工艺师,再从工艺师到高级工艺美术师,直到非遗代表性传承人,她的作品也实现着由简到繁、由繁到美、由美到雅,再由直观的、外在的、单一的秀美典雅到返璞归真的至简、至朴、至纯、至率的艺术风格变化;唯一不变的,是她由外而内透出的德艺双馨,以及反映在作品中那种一以贯之的举轻若重和精益求精。她将自己的事业视若生命般重要和尊贵,举手之间注入的都是真性情,始终体现着制壶与做人的完美统一,由此形成了深深烙印着许小权标签的个人风格及大家风范,走出了一条属于自己的紫砂艺术之路。

  在日常生活中,饮茶的人们看的是茶色,嗅的是茶烟,品的是茶香,而体验的却往往是茶艺、茶道、茶韵,这一切又都少不得以茶具为载体。一把上好的紫砂壶,往往会给饮茶者增加美妙的意趣、带来无尽的遐想,添设不绝的情思。不管你是普饵还是龙井,也休论你是雨前还是明前,黑茶白茶也好,红茶绿茶也罢,只要在紫砂壶里一冲一泡,一倾一注,沏出来的必定是别有韵致的香茗。这其中的每一分情调、每一种情致、每一点情趣,都靠了紫砂的赋予和惠赠。

  我心独向紫泥诉,此情只为寄茶魂。许小权就是为着这份追求而执著她的坚守。出自于那双灵巧而神奇、温润而非凡的纤手的“小权壶”,从来就不是奔着参展、获奖和被收藏去,而是为着所有爱茶的人们。多一个人从中感知到茶的美好,她便多一重由衷的开心,便觉得自己这么多年的辛勤付出是值得的。她的形态各异、造型丰富的紫砂作品,式样千变万化,但万变不离其宗,都在实现着这一纯朴的理想。一茶一世界,一壶一人生。守一抔净土,盈一抹恬淡。要说境界,这就是许小权的境界。

  从8月29日起,位于宁波老外滩北岸艺术中心的毕加索艺术大展拉开序幕。短短40来天时间里,已有超过2万人前来参观、门票销售超过百万元。一个商业艺术大展掀起了一场文化消费热,不由得让人对宁波文化艺术消费市场蕴藏的巨大潜力刮目相看。

  为全国青少年儿童献上一场有思想、有欢乐、有温度、有感悟的艺术演出,表达青少年热爱祖国、建设祖国的强烈心声。

  10月3日,2020艺术广东·国际艺术交流展在佛山南海樵山文化中心开幕。

  在当代众多制壶名家中,有一位天资聪慧、生性儒雅、为人谦和、造诣深厚的中年女子虽深藏不露却出手不凡。


美高美游戏

上一篇:我要评论

下一篇:纺织陶瓷异型件